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微信文章 > “不要太快和這類男生在一起。”

“不要太快和這類男生在一起。”

来源:微信群  热度:   时间:2020-03-21 16:15
昨天,閨蜜水水在微信裡發牢騷:現在的男生也太快了! 原以為是老司機發車上高速的戲碼,但沒曾想,她甩出了幾張聊天截圖。 誰能看出這才是雙方認識的第一天。 這就是所謂的神...

昨天,閨蜜水水在微信裡發牢騷:“現在的男生也太快了!” 
  原以為是老司機發車上高速的戲碼,但沒曾想,她甩出了幾張聊天截圖。
  誰能看出這才是雙方認識的第一天。
  這就是所謂的“神一般的把自己當男朋友了,可明明連根蔥都還不是。” 
  在兩人連普通朋友都還算不上的時候,男生就打連環語音,儼然把自己放在正宮的位置上,一副“我是你男友,你得聽我的”的架勢,但對方的內心卻是“你是誰,我認識你嗎???” 
  太過於自來熟的熱情帶來的不是關係的增進,而是喚起了對方的防御狀態,讓她從內心開始抵觸你。
  我一向都很討厭這類廣撒網,細//,自以為玩的一手好曖昧的男生,通常的共性就是以為自己撩遍天下無敵手,任何時候都能手到擒來。實際上,隔著屏幕對面的人早已經按捺不住想把他拉黑的心。
  在這個一天就能確定關係,三天就能走腎,一周沒得手就換攻略對象,好像花錢就能買到愛情的年代,現在遇到的人都沒有了彼時的耐心,大家都很迅速地認識了一些朋友,在魚塘中找到了進網的魚,然後很快又撒了下一網。
  給所有在岸邊觀望的路人一種錯覺,原來愛情不過是這麼簡單迅速的一件事。
  但是真的嗎?越來越多不明覺厲的人投入那個魚塘,最後遍體鱗傷地離開,絕口不提自己那段過往。我們又怎麼能確定自己一定是漁夫而不是那自以為獨一無二的魚呢?
  說真的,我有點懷念一封情話讀百遍,一眼對視就眼紅心跳,在課間操的間隙透過體轉運動偷瞄那個人一眼的青春期。可那個會把小紙條讀的皺皺巴巴,會偷偷把巧克力塞到你手裡又害羞地急匆匆跑掉的少年卻早已消失在了某個夏天的拐角。
  曾以為速食愛情節省的是時間,卻不曾想,代價是畫地為牢。現在的愛情開始地猝不及防,結束地悄無聲息。
  我有一個朋友,叫默默。他會間歇性地瘋狂下載一堆聊天軟件,試圖透過虛擬的代碼找到些許能在這本就不溫暖的人間給他以存在證明的快感,但很快,他又會把這些軟件逐一卸載,好似這樣就能把得以慰藉的空虛感鎖在二維空間裡。
  他曾愛過一個女孩,在某個名聲不太好的社交軟件上。女孩和他談沒多久就分手了,他慌了,滿世界地找她,最後女孩託人給他帶了這樣一段話:
  “我不想矯情地說我是第一次下載這個軟件就碰上了你,同理,我不能說服自己相信你是這樣。我不知道我是你約的第幾任,我很害怕,我害怕猜忌懷疑會充斥我的愛情。所以我選擇放棄。” 
  在女孩的印象裡,默默是個老手,可以互相溫暖但卻終究不適合走到最後。默默總說,以前的初吻可以害羞一個禮拜,而現在,一個禮拜已經做完了所有的事情。
  如果可以重來,他不會再憑藉自己的稍有姿色去過快消耗了愛情的機會。

  有一句話說的好:我們都想要牽了手就能結婚的愛情,卻活在了一個上了床也沒有結果的年代。

  “很久以前,車馬很慢,書信很遠,一生只夠愛一個人。”而現在,還沒明白是喜歡還是愛的時候,就已經把全部的自己和/托出。
  前段時間朋友的愛寵因為應激反應突發死亡,他在自己的微博上更新了一則有關於自己心情的推送,但沒想到,一個小時後,曾經認識但並不算太熟悉的的小姐姐就過來敲門了。
  見到妝容精緻的對方的時候他是懵的,很快他意識到對方是來安慰自己的。但最讓他大跌眼鏡的是,這個不告自上門的小姐姐還帶了卸妝包和換洗衣物,隨後還和朋友哭訴起了自己才分手的前男友的不是。
  到了這,朋友也明白了她的意圖,禮貌地拒絕了她並且開車把她送回了家。他主動地和自己的女友報備了這件事並且和這位女生劃清了界限。
  尚不論我這位朋友是有女友的,就這位小姐姐對愛情不負責任的態度就不免讓人覺得感嘆,愛情何時成了一夜生情的產物。
  當你見到了一整/的蘋果園,你就會覺得最初你采的那個蘋果好像配不上你了,但人生並不是靠慾念//來決定誰能開心的。期望通過某些慾望來綁住一個人的做法更是不靠譜,雖說享受是雙方的,但我也希望不要讓它成為你唯一的手段。
  感情是靠經營的,在一段感情中,出現了裂縫,想到的第一件事應該是做一些努力去挽救而非下意識就丟棄去換另一個新的。
  頻繁地更換對像看似是對自己的不將就,但也意味著你永遠是那個在愛中不滿足的你,從來沒有在一段段經歷中發現自己的不足,也無法成長。
  再後來,遇到那個讓你想留下他的人的時候,發現原來自己卻早已失去修補的能力。
  終將發現,你怎麼愛其他人,其他人就會怎麼愛你。
  在這個每個人手機裡都裝了幾個社交軟件的新媒體時代,走心似乎越來越難。說著愛你愛你永遠不變的誓言,轉身卻又投入了另一個人編織的愛網裡。
  在這個動動手指就能認識很多陌生人的時代,似乎越來越難接近一個人真正的內心,看似嬉笑怒罵的表面,隱藏著的是毫無波瀾的內心。
  但有些事,我們真的不必那麼快就做完。見多了愛情套路,可我依然相信愛情。對愛情,我有種天然的潔癖,我不想突然地開始,也不想不明不白地結束。
  我不要速食愛情,我希望能有那麼一個人會在某處等著我,陪我經歷過一年四季,最後牽著我的手走入婚禮的殿堂,我也會願意為他洗手作羹湯,興致勃勃地參與他人生的每一個套路。
  所以,麵包我有了,你給我愛情就好!
上一篇:男孩会对10种女生情有独钟 下一篇:没有了